合睿资讯

跟毛主席学营销:”敌进我退“

”敌进我退“

——避其锋芒,不与其硬碰硬,不打价格战。

1928年1月,国民党军对井冈山发动第一次“进剿”,这个时候,毛泽东在遂川城主持召开前委和万安县委联席会议,为井冈山工农革命军和万安农军开展游击战争而总结经验,提出了“敌来我走,敌驻我扰,敌退我追”的游击战原则。会后不久,敌人向万安县发动了进攻,万安县委根据毛泽东提出的原则,和敌人展开斗争时,采取了“坚壁清野,敌来我退,敌走我追,敌驻我扰,敌少我攻”的策略。1月31日,朱德等率领的一部分南昌起义军,在湘粤边界的坪石采用“敌进我退,以逸待劳,趁敌不备,敌退我追”的战法打垮了敌人的六个团,因此而成为游击战的一个范例。同年2月,工农革命军和赤卫队在毛泽东的指挥下,在进占宁冈新城敌人的一个营处于态势孤立、思想麻痹之时,趁势出击,采用奇袭战法,三面攻城,虚留一面,将敌人驱赶到城外我方事先埋伏好的地区全部歼灭,一举攻占新城,粉碎了敌人的第一次“进剿”。至5月,井冈山红军又先后粉碎了敌人的第二和第三次“进剿”。伴随着在实践中积累的游击作战经验的进一步丰富,毛泽东也提出了关于游击战争的基本原则,即“敌进我退、敌驻我扰、敌疲我打、敌退我追”的十六字诀。

弱小企业要想建立自己的品牌根据地并发展壮大,正可以借鉴毛泽东的游击战思想。毛泽东的游击战并不是“流寇”式作战,而是在面对来犯的强敌时,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和保卫根据地,和敌人展开周旋,同时发现敌人的破绽,抓住机会歼灭敌人,从而达到保卫根据地的目的。

在商业竞争中,强者并不能一手遮天,实力不济的企业也可以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联想一直以来都是国内电脑行业中的老大,南征北战,所向披靡,但在湖北却被一家叫蓝星的小兄弟挡住了脚步;青岛啤酒贵为中国啤酒的第一品牌,所到之处,攻无不克,但在广西,却被漓泉啤酒排挤到了只能去农村市场试水的程度;当蒙牛、伊利、光明三大国内乳业品牌跑马圈地,把各个市场搞得狼烟四起时,在河北沧州一家叫乡谣的乳品企业却隔岸观虎斗,稳稳地占据市场的第一位;当娃哈哈、乐百氏、农夫山泉之间的“水战”把各地弄得一片汪洋的时候,却丝毫不能影响普利思在济南饮用水市场上的“龙王”地位。

小企业在创立自己品牌的时候,在思想上要志存高远,在行动上要“闭关苦修”,不为杂乱纷呈的精彩世界所动,独守一隅,苦练内功,努力把自己的品牌打造成叫得响的区域性强势力品牌,成为地头蛇式企业,建立自己稳固的品牌根据地。

可见,在风起云涌、瞬息万变的商场上,一些企业在一定程度上率先实现了“躲进小楼成一统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的商业理想。但它们从来没有受到格外的眷顾,在“被竞争遗忘的角落”里偏安一隅。事实上,它们都是在一次又一次刺刀见红的竞争中确立了自己的“地头蛇”地位。它们也绝对不是一闪即逝的易逝品,它们立足本土,却将阳光照向了全国,在诸多同行一路狂奔、求大不求强时,它们却耐得住性子,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“深挖洞,广积粮”,强而不大,但一朝称王,便牢不可撼。